>
>
“西游文化之乡”宜阳
搜索

CopyRight 2011-2017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河南洛阳花果山国家森林公园管理委员会 
旅游热线:0379--68883630  13938821286 邮箱: hnlyhgs@163.com 地址:河南省洛阳市宜阳县城文化路33号
中企动力提供技术支持 豫ICP备10207595号

 

“西游文化之乡”宜阳

分类:
西游文化
作者:
来源:
2017/04/28 09:36
评论:
  2011年4月5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在实地考察和充分论证的基础上,授予宜阳县“中国西游文化之乡”的称号,同时正式行文批准,成立了以地方文化工作者为主体的“中国西游文化研究中心”。近日,在县委宣传部、县文联等有关部门及领导们的倡议支持下,我们经过多方努力,成立了“宜阳县西游文化研究会”。
 
  西游文化是在中国历史上西天(天竺)取经的故事特别是玄奘西天取经故事的基础上产生的一种民间和民俗文化。民间文化主要指民间集体创作、口头流传、故事、歌谣、平话、说唱、戏曲等;民俗文化主要指民间通过行为表现出来的一些民俗现象,包括宗教信仰、神衹崇拜、人生礼仪、集会赛会、年节风俗等。
 
  宜阳成为西游文化之乡的主要因素有:
 
  首先,宜阳地处中华文明发祥地河洛地区核心,紧邻中华文化原点城市洛阳,历史文化积淀丰厚,对集道、佛、儒于一身的西游文化有强大的增益及延展能力。
 
  其次,宜阳地处汉唐两大古都交通要道,中国历史上三次西行取经——汉明帝永平(公元58~75年)取经、北魏孝明帝神龟(公元518~522年)取经、唐玄奘贞观(公元629~645年)取经,均发自洛阳并返至洛阳,宜阳为其必经之地。三次取经都堪称中外宗教史上的奇迹,继而催生了一些故事传说,如汉明帝的“夜梦大人”、北魏时期的“达摩故事”、唐代的“神猴传奇”等等,都对地处两京要道的宜阳,对要道旁风光旖旎的花果山产生着影响,使这里的西游文化不断丰富、广泛传播。
 
  再就是花果山的得名,见唐代司空图《题裴晋公华岳庙题名》诗,此华岳庙即花果山花山庙。花果山正式载入国家级地理总书《太平寰宇记》的时间是北宋太平兴国年间(约公元976~984年),较《西游记》成书早了500多年。至于国内其他地方的西游文化之乡之说,如连云港的“花果山”(原名云台山),西游文化要素展示有齐天大圣、七十二洞、定海神针等;又如福建顺昌发现有建于元代的双圣庙,供奉有齐天大圣。但它们载入典籍的很少。著名文化学者、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会长夏挽群中肯地评述了宜阳西游文化的独特品性:“它是藏在大山深处的农耕时期的文化遗产。它是一项具有独特品性、禀赋和意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它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与佛教传入中国的一段重要史实有关;它与一部在世界产生重要影响的中国文学名著的酝酿和成书有关;它与民间创作和文人创作的相互影响有关。
 
  西游文化名山花果山
 
  花果山古称女几山,又名姑瑶山,化姑山,早在魏晋时期已是道教的洞天福地。位于宜阳县西南45公里处,主峰女几峰,海拔1832米,素有“一柱抵三川”之美誉。因其峰壑秀美,山林茂密,1993年被批准为国家级森林公园。
 
  花果山历史悠久,闻名遐迩。《辞源》“女几”注:“山名,在河南宜阳县。”《山海经》载:“姑瑶之山,帝女死焉,其名曰‘女尸’,化为瑶草,其叶胥成……”姑瑶山是古代神话传说中五位天帝(东方青帝、南方赤帝、中央黄帝、西方白帝、北方黑帝)之一赤帝之女死去的地方,又叫“女尸山”,后演成“女几山”。《河南府志》云:“女几山即姑瑶山,一曰宜阳山”。《宜阳县志》云:“女几山俗呼化姑山,即山海经姑瑶之山。后来的花果山之名,始见于北宋《太平寰宇记》:“寿安县(今宜阳县)岳顶山在县西南,又西为花果山。”花果山似为‘化姑山’演来,也为山上多奇花异果而得名。
 
  花果山雄伟险峻,气势磅礴,风景优美。人称“雄峻赛五岳,奇秀冠中原”。山体基石为花岗岩,有名峰七十二,奇石一百零八,千姿百态,鬼斧神工。水域景观主要分布在七峪沟和大里曲溪,瀑布二十多处,碧水飞瀑,各具特色。珍珠潭、瑶池、西佛泉、水帘洞景观各异,颇具魅力。岳峰日出,硕大无比;云海变幻,气象万千。历代文人墨客如唐代的李白、韩愈、白居易、李贺、刘禹锡,宋代的张耒、邵雍、司马光,金代的元好问,明代的唐寅等,均有吟咏花果山的传世之作。有碑刻记载,晋代著名的医学家、史学家皇甫谧和凉州刺史张轨都曾在此隐居过。
 
  关于花果山的轶闻传说、美丽神话,枚不胜举,如:洒妇女几、晋女彭娥、唐伯虎与花果山、虞美人的传说、舍身崖的传说、悟空寻根拜娘亲、美猴王显威南天门等等,这里不再一一讲述。
 
  碑刻
 
  康熙四十一年,重修花果山三祖殿碑记
 
  宜阳名胜惟花果山为最,余屡期未至,仅闻真人语已。想见其大概,其山之巉(chán)严郁郁,截然高秀,前人志之祥矣。登斯山也,则有心旷神怡,名利两志,其乐洋洋者。欤噫嘻真所谓齐天圣人托际处也。每岁士女进香者不绝如缕。当日诸峰缔造,庙宇甚名,正殿西南有三祖行宫一间,未稽始自何年,年远世深已成圮(pǐ)宇,座上不绝鸟际,炉边久被苒侵,有本山主持道人刘本机……
 
  乾隆十五年九月九日重修西佛殿碑记
 
  闻之: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宜邑西南百里许有花果山,即女几山也。昔有神女遗几,故名之。后因山多奇花佳果,又名之曰花果山。且晋时有玄晏先生与张轨隐此厥山,可云名山乎!余于岁在甲子游览于上,见其群峰拱绕,中有灵祠,人或谓孙大圣之祠也。噫,是或于西游而弗会其意也。夫西游之方寸灵台,山野人之心也。通天河乃人之督脉,他犹之心猿意马转就人身……余览山海经,宜邑鹿蹄山以西九山之神皆人面而异身……要之克御,大灾能捍,大患者乃祀之。祈福攘灾,有祷即应……
 
  乾隆十六年三月大清国河南府宜阳县花果山重修西佛圣殿
 
  昔者混沌初分,无天无地,一片波津,东西不分,南北具无,缺少人伦。无极之祖化一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阳变阴合而生水火木金土五气,顺布四方,是为五行一阴阳也,阴阳一太极也,太极本无极。五行之生,各一其性,天动地摇……受阴阳迭运结聚成形生人而生万物……
 
  老祖身居汉地,所生姓孙名空号,乃混元古佛齐天大圣化身……水莲洞修身养性,悟道修行,得与口诀金木水火土……永结不坏,万世不魔,真乃风景胜地,天地化育,万善同皈……有功成佛为祖……济世活人,救度教化,慈悲威灵天下,终是修身养生之大道也。
 
  道光八年建修齐天大圣木暖阁序
 
  盖花果名山中州福地,实齐天大圣之所从出也,神通显于上古,归真原自唐代,驱邪卫正至今犹显赫耳。四方士女感其灵应,每岁朝拜。丁亥年春,渑邑刘君宗智、新邑苏君六合、郭君景泰等朝山,见殿宇辉煌,暖阁倾颓,意欲修理木阁较竹丰固,言未已,住持即会诸君祈成斯功。诸君不辞劳苦,募化宜新渑三邑,率诸善男信女,俱愿捐资,因得鸠工庇材,四香分阁。规制崇隆,文章妙丽,不期年而成。诸君欲勒石以示后,劝索余为文,余不能文,惟即神之灵,人之诚,工之勤,以叙之云尔。
 
  同治五年重修三清殿碑记
 
  是殿之建由来已久,补葺(qì)者不知历几世矣。至咸丰年间,墙壁颓败,神像剥落,不堪寓目。适有永邑善士李君目击,心恻慨欲更新,知会渑邑张君同心协力,各方募化,得金若干,交于主持刘公,撤去原址,重为改观。先是三清三尊正神,今又塑老君一位居中同,旁列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化奇为偶,取六合同春之意,极其壮丽。自同治元年谋始,阅两年而功竣……
 
  光绪二十八年,创修重修悟祖圣殿碑记
 
  宜邑西南隅,离治百里许,东连岳山,西接梅鹿,南临嵩邑之疆域,北依洛水之深流,其间两岗鳄列,卫乎左右,百木叢(cōng,同“丛”)郁,映带前后。巍巍乎层峦而峭立者,花果山也。每岁重阳节,朝临进香多会于此,则见有悟祖神圣显灵不已,人之获福无数……相列诸神庙宇之间,左涧水,右濂洞,前后有众罗拱。余游览斯山,真乃是神位之盛景处也,抑亦是圣德之威名重也,修主将人神事业一一而直陈余,余敬叙刊石,以志勿忘……
 
  这些碑文石刻是对花果山由来的有力见证。花果山及周边地区许多农家祖祖辈辈都供奉“齐天大圣”,这种对西佛孙大圣虔诚膜拜现象在国内是非常罕见的。作为《西游记》成书之前最早见于古代典籍的花果山,其特殊的民俗信仰和传奇的西游故事,为一系列西游文艺作品的产生积累了丰富的原始素材,不仅反映了人民群众渴求除暴安良、追求美好生活的善良愿望,也与福建、台湾等地的大圣崇拜一脉相承,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也难怪《西游记》中孙悟空的扮演者家喻户晓的六小龄童章金莱先生来到我们花果山“寻亲问祖”时感慨地说:“若早把《西游记》搬到洛阳花果山来拍,就不用全国各地奔波了,一个花果山涵盖了西游记的全部内容。”并在花山村挥笔题写了“斗战胜佛”四个大字,现矗立在花山村村口。马德华先生来到我们花果山,大大赞花果山的同时说:“这才是真正的花果山,这里才是猴哥的故乡啊!”六小龄童和马德华先生还分别被聘为花果山村和高老庄村村民。缘此,“中国西游文化之乡”这张高品位的国字号名片落户到了我们宜阳。